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流星

2009.07.07 18:02|凛々の明星
熊熊被提醒今天是七月七日這件事。

……喂,那個啊,我們明明就沒有過陽曆的七夕啊。

什麼?陽曆跟陰曆各來一次?好樣的……

所以這是上篇。沒有打上標記,不過是上篇。等到陰曆七夕再來下篇。

還有,標題「流星」不是真的流星。
 覺得寂寞的時候,就抬頭看看夜空。

 每當置身於沒有燈火照耀、可以看見滿天星斗的夜裡,就會有被他的氣息所包圍的感覺。


 夏季白天的悶熱到了深夜也稍微降低了威力,滑過帝都王宮庭園的風也比白天涼些。庭園裡的照明來自佇立在小徑旁的燈台,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光源。理論上來說這是王宮警衛的大死角,可是對於想要不受打擾一人獨處的人而言,卻是絕佳的掩護。

 卸掉即使在暗當中也很容易吸引他人目光的銀白鎧甲,只穿著深藍色的輕裝,帝國騎士團團長將他自己的身影隱沒於夜裡,一個人待在王宮庭園當中,離開主建築物有一段距離。

 在暗當中閃耀淡淡光彩的湛藍色眸子朝著王宮亮著燈火的無數扇窗戶望了一眼,不太留戀地迅速移開,轉向舖開在他頭頂上的一片夜空。

 今夜沒有月亮,但卻是個很晴朗、沒有厚重雲霧的夜晚,無數的星子點在漆的紗帳上,像流過天際的銀色河川。要是別人,對於這片星空大概只會發出感動的驚嘆,但發自於弗連之口的,卻是寂寞的嘆息。

 「……你在哪裡呢,尤利……?」

 沒有你在身邊,我一個人看星星,好像也沒什麼意思。


 在晴朗的夜晚,一起爬到屋頂上去看星星,是小小的弗連與尤利的共通嗜好。對於小孩子來說,可以過了就寢時間還不睡覺,還能溜出屋外、爬上屋頂,就算是相當程度的冒險了。因此雖然常常被漢克斯爺爺抓到、而且幾乎每次都會被罵,兩個孩子還是樂此不疲。

 隨著年紀漸長、終至分隔兩地,儘管要維持這個習慣變得非常困難,已經成為大人的弗連和尤利卻依然試圖繼續維持它。每當尤利回來帝都的時候,假如會待超過一夜,他通常就會來王宮拜訪弗連。若是時間選得好,正好碰上晴朗的夜晚,兩個人就會隔著窗戶、或是摸進庭園、或甚至溜出王宮到市民街或是下城的廣場上去,肩靠著肩仰望滿天的星斗。

 可是,更多的時候,是弗連必須一個人眺望夜空。就像今天晚上一樣,尤利數週之前就因為一個委託出城去了,不僅歸期遙遙未定,連人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

 一個人看星星,是很寂寞的事情。

 可是,正因為感到寂寞,才更要出來看。

 弗連從未跟尤利說過,在他看起來,夜空幾乎等同於尤利的象徵。每當坐在一片幽暗當中,仰望著在漆的天上閃耀微弱光芒的星子時,弗連有時候會有種錯覺,好像尤利就在身邊,好像自己正置身於他的懷抱當中。

 這種話,假如跟尤利講,他大概會皺起眉頭,罵說「你這是什麼話啊」;但弗連私底下覺得,尤利大概跟他抱持著類似的想法,因為他曾經聽到過尤利無意識地說出「跟晚上比起來,我還是比較喜歡晴天時的藍天」。正因為如此,弗連始終無法放棄這個觀念,也就因為這樣,他現在才會一個人坐在夜當中,避開燈火的干擾,讓自己的視野完全被星空填滿。

 目光緩緩滑過天際,尋找那顆光芒璀璨的星。

 在魔導器完全失去效用的現在,高懸於天上、和地面上的朝帝不落宮形成一組的衛星「凜冽之明星」也已不再肩負原有的責任,只是靜靜地停留在天空當中;不過,弗連並不感到惋惜,因為就算它不再肩負守護世界的重任,「夜空中最燦爛的明星」也還是存在的,就像那個傳承已久的故事還是會繼續流傳下去一樣。

 而且,對弗連而言,「凜冽之明星」並不是只有天上的那一顆而已。

 只是,那顆星,現在不知道人在什麼地方。


 「尤利──……」


 忍不住出聲呼喚,只是那顆星現在正流浪於這個世界上,不知在何處落腳,所以,當然沒有回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テイルズ シリーズ
ジャンル:ゲーム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