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明天之前/葉子

2009.04.26 23:21|凛々の明星
又好久沒有寫。
這回是加班的感想,因為我自己加班(而且是很令我不高興的加班法),所以要找人陪葬,可憐的騎士團長就成了犧牲品。沒辦法嘛你是最有可能加班的人選。
好了你不要抗議,你加班還有人陪,我可沒有喔!(炸)
夜深了,整座帝都泰半的燈火都熄了,在時鐘早已打過子夜的這個時候,還亮著燈的只有酒館、夜店之類深夜營業的區域——還有深夜中依然在工作的人。

 王宮主建築物一側、一樓的一扇窗戶,在這個深夜當中依然穿出亮光。那是騎士團長的辦公室。

 有光表示有主人,帝國騎士團團長弗連‧西佛還沒有休息,他還在挑燈夜戰。他案頭上堆積的大量卷宗,解釋了他為什麼這個時間仍然在工作。

 藉著搖曳的燈火,可以看到弗連臉上掩不住的疲倦之色。他每隔幾分鐘就會停下筆、揉揉眼睛或是甩甩頭,彷彿在努力讓自己清醒。同樣的動作重複好幾次之後,他終於抬起頭,對著眼前半陰暗的房間出聲叫喚:

 「尤利——」

 他眼睛朝著的方向是沒有點起燈的暗處,可是那片陰暗竟然動了,有個人影從那當中走了出來。

 「我去樓上,看你屋裡沒人,就想你一定在這裡。搞什麼,這麼晚了還不睡?」

 跟往常一樣一身衣的尤利‧羅威爾一面講話,一面走近騎士團長的大書桌。從他的語氣就聽得出他不太高興。

 「我今天得把這些都做完……」

 尤利隨著弗連的話頭轉過視線,掃了堆積如山的卷宗一眼。然後嘆一口氣。

 「大姊也幫不了你嗎?」

 「蘇迪雅能幫的都幫了……」

 他們話中所提到的女騎士雖然是騎士團長副官,但真的論起階級也只是小隊長,還沒有那麼高的決策權。弗連對著尤利招手,衣青年只是聳聳肩,順著他的意思走到高背椅的旁邊。弗連並不站起來,只是連人帶椅子轉了九十度,伸手出去抱住尤利的腰、將臉埋在他的胸前。

 面對這個顯然是在撒嬌的舉動,衣青年只是微微苦笑,伸手撫平騎士團長短短的金髮。弗連把臉頰貼著尤利的胸膛,加重擁抱的力氣,但卻完全沒有更進一步的意思。

 「怎麼,沒力了?」

 頭上傳來尤利的取笑,弗連只是搖搖頭。

 「不行……我沒把握能適可而止。」

 換言之,弗連知道一旦他有更進一步的動作,下場大概就是直接抱著尤利回房間去。由於他非常清楚現在自己沒有多餘的自制力,因此乾脆不讓事情開始。連一個吻都不能發生。

 很顯然地,尤利也明白弗連的用意,所以他只取笑了一次,就沒有再多說什麼。衣青年伸出手抬起弗連的臉,以熟練的動作輕輕揉搓按摩金色的眉心。

 「雖然我寧可你不要適可而止、趕快上床去睡覺,不過你既然這麼堅持,那就算了。我幫你弄點提神的東西。」

 留下這句話,他就滑出弗連的臂彎、走進暗當中。年輕騎士望著他的背影、重新打起精神。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半掩蓋在陰暗當中的背影舉起左手當作回答,弗連就又將注意力轉向桌前的卷宗。


 ——在明天的早晨來臨之前,一定要把這些工作全部做完。

 不然的話,明天的休假就沒有意義了。


 弗連並沒把這個理由宣之於口,但他曉得,尤利一定明白他的意思。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