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時間/葉子

2009.03.26 18:08|凛々の明星
即時生出來的點子,要放在站上嫌不夠長,可是又沒有短到被廢掉,所以就變成小短篇,放在這裡。
不過雖然我這樣說,這篇好像也構思兩天,花半小時打字,長度有個1400字的樣子。(死)
還有,是普遍級的啦!
 「請進。」

 門一開,迎面而來的就是香味。是那種跟場所不太搭調的香味。

 不過,對於這個撲面而來的味道,抱著文件越過門洞的女騎士卻絲毫沒有顯出驚訝的樣子。理由滿簡單的:她早就習慣了。

 「艾絲緹莉榭殿下,午安。弗連大人,諾爾的運輸案子送來了,執政官請您盡快下決定……這是什麼,羅威爾先生?」

 帝國騎士團團長副官蘇迪雅將手上的卷宗交給她那坐在辦公桌後面的上司,然後轉向香味的來源。那是在大辦公桌的正前方,本來是為了會客用的長椅子跟小几,現在椅子被兩個人佔據了,桌上還放著茶壺跟點心。點心就是香味的來源。

 「妳看了也知道嘛,下午茶。」

 「這個我自然知道……」

 我是問你這是怎麼回事!看到蘇迪雅一副頭痛欲裂的樣子,「罪魁禍首」尤利‧羅威爾只是聳聳肩、露出惡作劇一樣的微笑。

 「我試做了新的蛋捲,拿來請艾絲緹跟弗連試吃。既然妳來了,要不要也順便?」

 「什麼意思……」

 「很好吃喔,配紅茶剛剛好呢!」

 被顯然是來玩的公主從旁邊一幫腔,蘇迪雅的表情從一開始的「你們在幹什麼」變成了「真拿你們沒辦法」。不過,造成決定性影響的,還是她的上司從後頭拋過來的一句話:

 「我知道這個案子很急,這樣吧,剛好艾絲緹莉榭殿下在這裡,妳就留下來喝茶無妨。我把案子看完再給妳送出去。」

 被弗連這樣一講,蘇迪雅也沒輒了,真的就乖乖坐下來,接過尤利送上的一杯茶。


 交談的聲音從正前方傳過來,內容是什麼,弗連沒有聽得很清楚,畢竟他是把九成的注意力放在眼前的文件上。從掠過耳邊的音質跟音量判斷,公主主導了談話的內容,蘇迪雅因為拘謹所以不太應聲,尤利也沒太多話,只在中間的段落插進幾句而已。

 目光掃過文件的內容,在幾個有疑義的地方停了下來,偶爾中斷正前方的交談、詢問副皇帝的意見,接著思考一陣子之後再繼續讀下去。有關運輸路線的案子雖然急迫,但也不是非常難解決。翻出文件的最後一頁,簽註意見,然後將整疊紙整理好、包回原本的樣子。

 「好了,蘇迪雅,妳可以送回去了。」

 抬起頭來才意識到時間過得飛快,蘇迪雅進門時還是陽光普照的下午,現在太陽已經偏西了;放在對面那張小几上的盤子也早就空了。尤利是正午過後來的,來的時候也只說他嘗試著做了新的點心,只不過今天的運氣似乎不太好,他才進門沒多久,艾絲緹莉榭就大駕光臨,接著蘇迪雅帶著案子出現,結果一個下午就這樣耗掉了一大半……

 倒也不是嫉妒,只是覺得有點可惜。畢竟尤利兩個星期不在、昨天才剛回來,能跟他在一起的時間本來就很少。

 心情似乎是沒有寫在臉上,蘇迪雅跟艾絲緹莉榭都沒有任何不對的反應。女騎士接過文件,行了一個禮就退了出去;公主幫著整理空盤子跟茶杯,然後也被尤利給送出門去。那個衣青年面對著關上的門,沉默了幾秒,然後突然轉過頭來。

 「不要露出那種表情,弗連。」

 「咦?」

 尤利踩著輕快的腳步回到小几邊,把剛剛才收起來的茶具又拿出來。不過這回他只拿了兩個杯子。

 「尤利?」

 「我當然不會只準備那一點點,不管是吃的東西……」

 衣青年以熟練的動作重新沖了紅茶,然後不知從哪裡摸出一個紙包。跟剛剛不同的香味在紙包開啟的同時飄散出來。裡面是好幾個外皮烤成金棕色的泡芙。

 「…………或者是時間。」

 第二輪的下午茶,就我跟你兩個人一起喝吧。

 了解到這個言外之意的年輕騎士,在接過冒著白煙的紅茶時,露出了不輸給陽光的燦爛笑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テイルズ
ジャンル:ゲーム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